罗永浩卖罗永浩:把日子当段子过 讲真话就能红

0 0 2012-07-09 评论量:0 浏览量:353 发布者:刘坤

可能很多人都觉得罗永浩把日子当段子过,但他其实是个认真的人:认真讲笑话、认真做培训、认真做推广……这些都是他的产品。

6月10日的晚上,罗永浩站在北京展览馆剧场的舞台上,对着一张图试图说明自己做手机的动机。这张照片只有两个人:他看着方舟子,而方舟子看着自己的手机。“说实话,当时我就受伤了,人家这么远来看你,你在看什么,我当时就决定我要做手机。”演讲PPT里的箭头适时指向方舟子手里的手机,全场哄然大笑。就连老罗自己也被逗笑了。

这是今年罗永浩的第三场演讲。从2010年开始,那个叫做“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”的演讲就被罗永浩看作营销推广的一部分,内容因时而异:书、学校课程或者现在他热衷的老罗手机。

画面上的方舟子的手机当然是罗永浩设计的一个玩笑。这个点子来自他一次校园演讲,他把当时情景无意说出口之后惹得听众大笑不止,这个意料之外的效果让他心生一念:这可以是用到别的演讲里的段子。

罗永浩往往是这样:那些看起来脱口而出的笑话都经过自己的精心编排。那个着名的约翰·列侬被歌迷以“你变了”为由枪杀的老罗段子,其实他是想通过这个故事告诉大家他虽然出了名、办了学校,但是他没有变,“懂的人自然能听懂,不懂的人就当笑话听了”。他知道观众听完了会有什么反应。

罗永浩本身就是一个品牌。三年来,“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”从海淀剧场办到保利剧场,再到今年的北展剧场,规模一个大过一个。他并不是免费请人来听他说话,这些演讲门票最高价格已经卖到了1000元。其中,前两场演讲的视频点击率都超过了1000万次。

还有很多人都记得,当老罗在保利剧院宣布老罗英语培训学校终于盈利的时候,台下竟然在欢呼,“他们就像自己挣到钱一样在给我鼓掌”。去年老罗英语培训一共收入1100万元,利润其实不到10%。

这被罗永浩解释为价值观的胜利:“我们这个地方很奇怪,只要说真话,你就能红。”最近,他特别喜欢一篇媒体报道,里面称他为一个理想主义者。

但推广价值观从来不是容易的事情,罗永浩已经推了10年。2001年,他通过考试和自荐去当时已经出名的新东方英语培训学校做老师,主讲GRE填空;工作近6年后离开新东方创办牛博网,这个靠邀请不同的人来发表言论的博客网站因为不删帖而数次被关,如今已经逐渐被人淡忘;2008年,罗永浩在朋友的帮助下创办老罗英语培训学校,自己担任校长及GRE填空的主讲教师,他喜欢别人叫他老罗或者罗老师,而不是罗老板或者罗校长,并把这视作自己的成功之处。
 

罗永浩现在打算从学校抽身,把主要精力放在手机上—他的团队都还没到齐,就引来众多媒体关注。小米手机的创始人雷军曾邀请罗永浩去小米参观,并送给他一部小米手机,虽然他们话不投机,但是罗永浩认同先做操作系统的方法。

罗永浩说这些话的时候,刚刚下午两点,他从离办公室不远的住处匆匆赶过来,看起来至少两天没洗头了。他的助手一边叮嘱他注意时间,一边忙着解释说他为了手机的事情又熬了一个通宵。他进门之后,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苹果手机和两台安卓手机,“市面上能看到的畅销手机我差不多都用了一遍”。

罗永浩觉得自己堪比乔布斯。“我总结乔布斯的成功无非是五个特点:发掘用户体验、审美能力、擅长营销推广、恋物情节和完美主义倾向。”罗永浩说话一向语速很快,而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一口气到底,显得有某种难以言喻的自信。“这些东西我都有,而且做老罗英语证明了我做企业的能力,尤其在营销这一块。”

他觉得他的竞争力在细节而不在技术。现在罗永浩的手机团队已经有11个人,罗永浩主要负责产品设计,工作是“把握产品要做成什么样子和软件交互”。以前他的一个朋友刷了小米手机的MIUI系统,罗永浩觉得它“整体上还可以,美观呢,有几个图标和UI的设计还不错”。

罗永浩把市面上主流的智能手机全都买下来给员工试用,要求他们写下自己用每个软件的感受和细节。他打算把Android系统的用户界面全部重做,“至少我们尽量把皮肤全换了,并保证美观,现在已经做了一些,并且也申请专利了”。至于他已经在演讲中承诺年底就会推出供用户刷机的ROM,罗永浩也给自己留了一点余地,“我们会尽可能把用户体验做到最好。”

相比如今把乔布斯、ROM挂在嘴边的罗永浩,十年前说“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”英语老师形象已经逐渐被人淡忘了。一个在老罗英语培训学校上课的学生对《第一财经周刊》说,“到现在我仍然觉得老罗是最好的老师。比如GRE考试里的专有名词都是真实、有故事的,老罗知道所有这些名词的出处和背景,你去问他任何一个词,他都能跟你说上一会。”

这来自罗永浩的备课方法。从2000年春节到2001年通过GRE考试去新东方任教,“前后一年零几个月的时间,除了吃饭睡觉,都在学英语。”当时给GRE考试用的参考书并不像今天这么多,罗永浩把自己能找到的那几本全都做了一遍,碰到不会的问题记下来去问自己信得过的教师。而且在两次去找前任老板余敏洪要求试讲之前,罗永浩已经在家里“排练”过二三十遍了。

他也做客服的工作。从老罗英语培训学校成立到2011年年初,每一次寒暑假班上课时,罗永浩都会给学生留自己的手机号。他到现在还记得学生打电话跟他诉苦,就连住宿的地方厕所门关不上了也给他发短信。
“很累,但是我都要管。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管理的无能。”他举例说学校送去印刷的每一个宣传品,“哪里弄错了,哪里色彩错了,我都会问。”更甚者别的部门做的文案最后都必须过罗永浩的这关,“他可能没有写错,只是水平不够,这种情况就是我来改”,说到这里,罗永浩叹口气,“缺人的时候,这种事情我不做谁做呢?”

老罗英语培训所有的海报设计是他自己做的。“前两年我1/3的时间都花在营销推广和海报设计上”,他在办公室里支了个折叠沙发床,即便每天睡四五个小时,也有一半的时间只能在办公室里打个盹。最近,他则和设计师Nod Young合作。

罗永浩已经公开宣布今年夏天过后自己将不再讲课,只负责学校教学质量的把关。所谓教学质量,其实是老罗英语培训学校自己的教师培训方法:先从面向社会招聘时收到的700份至800份简历中筛选出20个他们所认为的“有潜质和讲课能力的人”,并安排培训课程,每两周一次。

“我们还会给他们布置作业,这次是讲课的PPT、下一次是纯粹的演讲、再下一次是以互动的形式给小班上课”。培训半年后是试讲,“通常要讲八到十轮才能正式上岗,基本上他去讲的时候已经对课程和考试非常熟悉了”。罗永浩显然对自己的这一套方法很得意。“其实这也是团队建设的开始,他们在上课过程中就很熟悉了”。
虽然罗永浩看上去不修边幅,但是你得承认,在他做过的这些事情里,他的认真和对细节的把握确实和粗旷的形象有点反差。

但这次的演讲他有点疏忽。当天下午四点到北展剧场,他在现场发现了不少问题。“幕布底部正好在我脖子这儿,出来的效果就是脑袋在幕布里,身子在幕布外,看起来非常不好”,因为去年演讲时没有遇到这个问题,工作人员都没有想到,包括罗永浩自己。“是我到现场发现的,如果拆了重建需要8个小时,来不及了。”

灯光也太偏后了,这让幕布下面看起来过亮了。虽然后来观众看到的已经是调整后的效果,“灯光不匀称,如果增加两个灯就好了,但是没有时间了,我只能站上去,稍微想一想演讲的事情就要开始了。”罗永浩说,“对细节的把握这一点,公司里没人能超过我”。

不过他已经把要讲的PPT看过一两百遍了,他强调自己在细节处理上也有天赋,“比如一个像素往左偏了,在电脑上我用肉眼就能看出来”。

“我手机里有个日程管理的应用,怎么讲好故事我每天都想,想到了什么就把它记进去。”罗永浩说,准备演讲并不是一个星期、一个月完成的,而是一整年,“演讲前的一个月我就从素材里挑出一些组织一遍就可以了,所以每次都是素材过剩的状态”。现在观众也可以在视频网站上看到罗永浩今年的演讲视频,他用了几个通宵和视频网站的人一起剪片、做字幕、上传。他对现在看到的视频还不太满意,打算重新做好了之后再上传一遍。

在他最近的这次演讲中,提到方舟子对自己的评价,“其中有一条是混黑社会”,罗永浩想用图片呈现的方式让观众更直观地了解,“结果把我难住了”。罗永浩说关于黑社会的图片,找来找去都是郑伊健或者古惑仔群像,即便是在收费的图库里,找到的也就是带着墨镜的人,跟前面的两张照片不搭配。“到下午临开场前我就为这个黑帮的图片纠结”,最后他找到一张讲刺青的图片,“咦,这个可以”。

这是PPT里加进去的最后一张图片,不过几分钟,演讲就开始了。

我来说两句

* 您可以放心填写,评论内容会匿名发表